自然科学
您当前位置: 首页图书介绍自然科学 》 正文
认知能力测验在儿童青少年智力结构模型检验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9-03-09     作者:     点击数:

内容简介:

儿童青少年是国家人力资源储备的后备军,其综合素质的高低直接关乎国家未来的综合国力与国际竞争力。因此,保障与促进儿童青少年的健康、积极发展是实现国家持续繁荣发展的重要战略性基础工作。素质教育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促进社会与儿童青少年更好地和谐发展,而素质教育不仅重视知识,更要重视智慧。智慧不完全依赖于知识多寡,而在于知识的应用。作为儿童青少年获取和应用知识的心理工具,认知能力在其学业成就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一般认知能力指智力,具体认知能力涉及感知觉、记忆、言语、表象和思维等方面的能力。因此,认知能力的发展是儿童青少年心理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不仅显著影响其日常的学习与生活,而且对其各个方面的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

要研究个体认知能力发展,前提是研究者需要可靠且有效的测量工具来测查认知能力,有了多个版本的认知能力测验,还需要从众多的测验中选择出参考或者利用价值较高的测验。本书选取了在国际知名大型调查中广泛使用的认知能力测验:英国能力量表系列、伍德科克约翰逊(WoodcockJohnson)认知能力测验系列、英国认知能力测验系列、韦氏儿童智力量表系列及认知评估系统系列,并且从理论基础、能力结构、心理测量学指标、测验修订完善以及测验结果报告等方面进行阐述,以便为国内认知能力测验的开发、修订和使用提供参考。

对于儿童和青少年来说,认知能力对其取得学业成功具有重要的影响和作用。本书探讨了对儿童和青少年学业成就有显著影响的具体认知能力,如知觉、记忆、思维、概念、言语和阅读、数量知识和智力等方面。有研究者可能认为概念、阅读理解和数量知识属于学业成就范畴而非认知能力领域,但是纵览国际上的认知能力测验,多数认知能力测验都不同程度地测查了概念、词汇知识、阅读理解和数量知识的部分,而且这些任务的完成与认知能力密切相关,因此,本书将这些内容归入认知能力部分。另外,认知能力测验所测查的结果会影响对儿童青少年的能力评估,甚至会影响到其未来接受的教育内容和干预计划。研究者会利用认知能力测验结果对其认知能力发展异常进行诊断、分类、干预、治疗和预防,因此,认知能力测验的施测必须要科学客观,施测者应该遵循伦理、法律和职业规范,获得实施不同层次心理测验所要求的资质。

儿童青少年的认知发展与他们所处的文化息息相关。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儿童不会发展出完全相同的心理内容,尽管他们会学习使用人类所特有的大脑和心理能力来解决问题,但他们与周围环境互动时行为模式与本土文化要求和价值观相一致。早在1978年,朱智贤先生就提出中国化的心理学研究。他说:“中国儿童和青少年,与外国的儿童与青少年的心理特点,既存在着普遍性,又具有其特殊性。只有研究出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才能在国际心理学界有发言权。”因此,有必要对我国儿童青少年的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进行验证,并与西方儿童和青少年的较优智力结构模型进行比较,探索出中国儿童青少年独特的智力结构模型。本书在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认知能力差异的基础上,采用验证性因素分析方法检验CHC理论的模型,不仅为CHC理论的丰富和补充提供实证方面的证据,也有助于理解中国特色文化环境下儿童青少年的智力结构。

作者及著作方式:孙燕平 著

作者简介:

孙燕平,女,1984年10月生,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山东体育学院讲师,研究领域为发展与教育心理学,曾在香港大学教育学院深造学习1年半。

定价:49.00元

书号:ISBN 978-7-5607-6236-4

目录:

第一章认知能力测验(1)

第一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的理论基础及发展历程(2)

第二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的基本内容(13)

第三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测查的潜在能力(24)

第四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的结构框架及所测的具体能力(35)

第五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的心理测量学指标(44)

第六节五种认知能力测验内部及与其他测验的比较(82)

第七节认知能力测验的分数报告(97)

第二章认知能力及其测量(165)

第一节知觉(166)

第二节短时记忆和工作记忆(170)

第三节思维(174)

第四节概念(178)

第五节言语与阅读(182)

第六节加工速度(186)

第七节数量知识(188)

第八节智力(194)

第九节认知能力测量(201)

第三章跨文化背景下的认知能力比较(216)

第一节不同文化背景下认知能力的差异(217)

第二节智力的群体差异(223)

第四章智力结构的CHC模型的理论基础(230)

第一节智力结构的CHC理论(230)

第二节智力结构的CHC模型的构建(237)

第五章智力结构的CHC模型的检验(249)

第一节中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的检验(249)

第二节美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的检验(263)

附录(279)

主要参考文献(284)

章节选读:

第五章 智力结构的CHC模型的检验

本章主要是基于WISC-IV (中文版)和WISC-IV(英文版)提供的常模数据的相关矩阵,以中国儿童和美国儿童为研究对象,采用验证性因素分析方法检验CHC理论的模型,并对解释两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CHC模型作比较,并为CHC理论的丰富和补充提供实证方面的证据。从实践意义上看,有助于理解儿童的智力结构与儿童所处的文化背景间的关系。

第一节 中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的检验

二、主要结论

基于WISC-IV(中文版)提供的8岁、12岁和15岁儿童的常模数据的相关矩阵,采用验证性因素分析对CHC理论的模型进行检验,结果发现有g因素的CHC模型是解释中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而且该模型在解释中国儿童智力结构上具有跨年龄的稳定性。

三、讨论

CHC理论的模型是受到一致认可的用于理解人类智力结构的模型,验证CHC理论的模型是否能够解释中国儿童的智力结构对于理解中国儿童智力的特点有极其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因此,本研究采用验证性因素分析检验能够解释中国儿童智力结构的较优的CHC理论的模型。

在本研究中,建构的单因素模型主要作为基准模型,WISC-IV包含的所有具体任务都负荷到一般能力因素(g)上。单因素模型作为基准模型用来和更复杂的模型进行比较,并被预测对数据的拟合较差,因为本研究假设对于年龄在8岁、12岁和15岁的儿童来说,其智力是多维的而非单维的。结果也证实相对于无g因素的CHC模型和有g因素的CHC模型,单因素模型对数据拟合较差,因此,结果不支持单因素模型。

除了基准模型,本研究也建构了无g因素的CHC模型和有g因素的CHC模型,有g因素的CHC模型与无g因素的CHC模型主要差异在于前者在后者的基础增加了处于更高层级的一般能力因素(g),反映了较完整的智力结构的CHC理论。根据CHC理论的模型的比较和评估结果,对于8岁、12岁和15岁的中国儿童来说,有g因素的CHC模型是能够解释其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对于8岁、12岁和15岁的美国儿童来说,有g因素的CHC模型也是能够解释其智力结构的较优模型,这说明能够解释中国和美国儿童智力结构的CHC理论都包含有一般能力因素,同时也说明有g因素的CHC模型在解释中美儿童的智力结构上具有跨年龄的稳定性。

对于中国儿童,结果显示,儿童智力可以由一般能力因素来解释。进一步来说,根据有8岁中国儿童的g因素的CHC模型,对一般能力因素负荷最大的为视觉空间能力,其次为流体智力和短时记忆;在12岁中国儿童的g因素的CHC模型中,对一般能力负荷最大的为流体智力,其次为晶体智力;在15岁中国儿童的g因素的CHC模型中,对一般能力负荷最大的为流体智力,其次为视觉空间能力和短时记忆能力。这说明除了一般能力因素,流体智力、晶体智力和视觉空间能力是中国儿童的重要的智力维度。从理论方面看,结果表明对于中国儿童来说,一般能力在解释儿童能力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从实践意义上来说,当今临床医生和教育者仍然使用总的普遍的“智商”(IQ)分数来做出诊断和教育方面的决策(如对接受特殊教育儿童的特殊限定)。本研究证实了一般能力在理解中国儿童智力上的重要性,这可以为心理学家和教育者利用一般能力分数作出诊断的决策提供实证方面的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在有g因素的CHC模型中,一阶因子(五个宽域能力)对二阶因子(一般能力)的负荷存在差异,即处于模型第二层的宽域能力与一般能力之间的相关程度存在差异。比较8岁、12岁和15岁儿童的含有g因素的CHC模型后,可以发现在三个模型中,流体智力对一般能力因素的负荷都较大,具有跨年龄的稳定性,这说明流体智力在儿童智力发展中发挥着稳定的重要作用。对于8岁、12岁和15岁的中国儿童,可能尽管完成的任务不同,但推理能力可能是他们进行问题解决的基本能力,因此,流体智力对中国儿童比较重要。另外,对于8岁和15岁的中国儿童,视觉空间能力也是其重要的智力维度之一。最后,尽管有g因素的CHC模型中的五个因素(晶体智力、加工速度、视觉-空间能力、短时记忆和晶体智力)对一般能力因素的负荷有差异,但各因素之间并非完全独立,而是有很强的相关关系。从本研究来看,8岁、12岁和15岁儿童的智力即是由这些相互联系的能力因素组合而成的。